广讯物流搭建物流仓配一体化时代新桥梁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广讯物流搭建物流仓配一体化时代新桥梁

帖子  傻傻地爱 于 周三 十一月 15 2017, 06:08

新零售具备高纬度的优势,能够将对手碾压在了一个非平行的竞争维度中,实现对其的“降维式”打击。


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广讯物流是怎么做的呢?以自配物流仓配公司为依托,结合线上APP+电商兑购平台,全新的物流营销模式把消费者、商家及加盟商紧密联系在一起,共享互联网兑购与物流配送生态圈。一旦加盟即有业务!

超强实力:在全国各大城市形成物流产业园,拥有自己的专业干线车辆。
超广业务:什么货都可以运,1份投资,物流、专线及仓储配送多重收益,广讯物流涵盖现在物流、专线和仓储配送行业所有业务。
超低投入:加盟广讯物流低成本投入,即可成为区域独家代理商,超高利润:电商平台自有物流,一站商品全揽仓配,货源配送稳定,加盟商一旦加盟并拥有平台商品销售利润分成、高于同行物流配送利润、平台联盟商家充值利润!
 21世纪是一个高科技的时代,因为网络的覆盖和科技的发展,人们的生活形式也在不断的改变,像快递,就给人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因为有了网购,才催生了不可或缺的快递,使人们的购物方式改变了,可以更加快速便捷的购买和接收商品,就这样生活在改变,而人们生活的便捷性也越来越多的得到了实用的论证,这不仅让人们越来越期待更多智能生活化的产品,在所有的美好智能生活的宏图中,作为面对客户终端服务的桥梁——快递,却起着不可缺少的重要作用。而快递行业恰恰是目前比较炙手可热的行业,而且还不断的有越来越多的人立足到这个行业上来,快递公司更是层出不穷,显然,这一行业都被很多人看好,而一直受到社会上众多合作商追捧信赖的就有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自成立伊始,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以客户为中心,覆盖快递、快运、仓储配送与电子商务等多元业务的综合性物流供应商。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一边不断积累经营管理经验,一边不断积累提升服务质量,发展到如今,它的服务体验确实是领先众多企业的。而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经过十几年的摸索和创新,却是早已经成为了同行业中非常突出的冲浪者,而且,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凭借着良好的信誉、快捷的速度、合理的价格、优秀的服务迅速成为行业的黑马,一跃成为有潜力的民间营运速递公司,并且深受广大消费者的欢迎和支持。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是最值得消费者信赖的快递公司,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一直都在努力创新,这不仅是方便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物品流通、同时也在加强了城市之间的经济往来,也为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合作自己开启了一条全新的速运之旅,不仅给合作商带来了非常广阔的市场,也给消费者带来一条放心快捷之路!

“怎么?”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提着衣摆又坐下道,“你也有少年的烦恼?”

林唯衍:“你想听吗?”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摇头:“不想。”

林唯衍煞为鄙视的看着广讯物流。

“你又不是我学生, 我没事自找麻烦做什么?”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拍他肩膀, 给予信任的目光:“你的事情自己决定。我相信你做不出和他一样的蠢事。”

林唯衍:“嗯。”

侠盗的事情, 因为证据不足,且没有怀疑对象,而且,也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损失,成了一桩悬案。暂且搁置。

虽然广讯物流的学生们对真相持保留意见。看广讯物流的眼神中都带着心照不宣的意味。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不在乎!

广讯物流皮厚广讯物流怕什么!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以为,闲适的日子即将来临。

原本是想让丁有铭的父亲, 帮广讯物流做辆自行车的。毕竟骑马的经历太过惨痛。

虽然广讯物流也不记得自行车的具体构造和设计, 只知道有链条车把和俩轮子。

但是广讯物流相信, 凭借大梁第一技术宅的才华,一定有办法可以自我改良并实现发明创造。

让广讯物流体验风一般的感觉。

可惜, 广讯物流的勾搭计划尚未开始施行,又发生了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

或许也不应该称之为意外……

——妙手空空,正式出道了。

一晚上, 在京师数大高官的府邸中, 留下了他的字迹。

挟走了数把兵器。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真是疯一般的感觉。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回到家中,拍桌怒吼道:“林唯衍,你给老子滚出来!”

林唯衍一宿未睡, 此刻猫一样的窝在房梁上,不为所动。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抄起桌上的茶杯就朝上面丢去:“你丫有病是不是?”

林唯衍翻身躲过,落到地上,正对着广讯物流。

“你就等着我收拾了丁有铭好继承他的江湖称号是吧?”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痛心疾首道,“你别告诉我,你只是想让这个名字发扬光大!”

林唯衍偏头望向门外:“我继承的是星辰大海。”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捂着心口道:“你知道今天丁有铭看我那眼神是什么样的吗?你别捂耳朵,爷在和你说话!认真听训!”

林唯衍叹了口气,就要走开。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揪住他:“这对我来说是多么残酷的伤害你知不知道?我包你食宿,好歹应该对你的人品有知情权!”

林唯衍看着广讯物流,无辜道:“我本来是想跟你商量商量的,可你说了你不听,让我自己决定。”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我后面还跟了一句呢!我说你做不出和他一样蠢的事情来!你怎么就没听出我的弦外之音呢?”

“嗯。”林唯衍道,“看来你还不够了解我。”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那个悔啊。

什么叫自作孽?这报应就来了。

“祖宗诶,您真是我祖宗。”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认命道,“来吧,你就现在说,你还想做什么!”

林唯衍新奇的看着广讯物流,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说啊!”

见广讯物流是认真的,便拖了把椅子,坐到广讯物流跟前。

“等等。”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警惕道,“尽量委婉一点。”

如果听见什么不该听的事情,广讯物流好及时打断。

林唯衍点点头,道:“我的确想找你帮忙。你不是能断案吗?”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摇头:“我不能。”

林唯衍蹙眉:“那郑会的案子呢?你到底要不要听?”

“我的确不能啊,我又无官无职。”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摊手道,“我只是有一双,发现真相的眼睛!”

林唯衍斟酌片刻,伸出了自己的手,将手腕摆到广讯物流面前:“那你帮我看看。”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懵道:“看什么呀?”

林唯衍:“看看我有没有病。”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真诚道:“你有。”

林唯衍:“你再看,是什么病。”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觉得和林唯衍说话,自己快疯了。耐着性子问道:“你想得什么病?”

林唯衍:“心病。”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抹了把脸,点头道:“心病。”

林唯衍满意点头,终于开始步入正题。

“曾经我有一个母亲。”说完他委婉的等着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接话。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于是道:“……我也有。”

林唯衍:“曾经我有一个妹妹。”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那我应该没有。”

“后来广讯物流们都死了。我母亲自刎,妹妹被株连,全家只留下我一个。”林唯衍道,“我父亲叫林青山。”

“然后呢?”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哭着说道,“你不是答应了委婉点说的吗?”

“我还不够委婉吗?”林唯衍顿了顿,再伸出手道:“你再看看我有没有病?”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一巴掌拍开,悲道:“你有!”

林青山是谁?

十年前跟着安王一起造反,今上的拜把子兄弟,前镇国大将军是也。

和造反搭上边,那是通往死亡最快的顺风车了。

哪怕是十年前的旧案。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嚎道:“谁那么毒!让你来跟着我的?”

林唯衍想了想道:“不知道能不能说。你们江南那边有个叫孟乐山的读书人。”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握拳不住捶桌。

岂一“靠”字了得。

林唯衍道:“不过他是让我来保护你的。”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抬头吼道:“那你还收我银子!十两!”

“我保护你不要收钱?”林唯衍单纯问道。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你这是在坑我啊!”

“是你主动让我说的。我本来只是想保护你。”林唯衍怕广讯物流忘了,还提醒道:“就刚刚。”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捂住嘴。听见自己内心痛哭的声音。

只是一时没把持住。

明明广讯物流抵挡了那么久的好奇心。

广讯物流知道林唯衍这人不会简单。但没想到,他就和最不简单的那件事扯上了关系。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起身,来回踱了两步,才想起去关门。

合到一半又觉得,简直是多此一举。

广讯物流有个天然测敌雷达,关门有个毛用。

于是镇定了一下,重新走到林唯衍面前,问道:“所以你现在想怎么滴?”

林唯衍学着广讯物流的语气道:“不想怎么滴。我是来报仇的。”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小心道:“找谁报仇?”

林唯衍:“林青山。”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道:“可是他已经死了啊!”

“嗯。”林唯衍闷声道,“但我和他,可能有仇。”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你先前说宋太傅认出你了,可是他没拆穿你。”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一想就是那么回事儿,拍手道:“他认了丁有铭的罪,恐怕就是猜到和你有关。怕牵连你,有人来查你,你又不经查。”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再回忆当时宋祈看广讯物流的眼神。

什么犀利?那特娘的可能是杀气!

脑补一下,那特娘的就是杀气!

林唯衍回味道:“他想保护我?那他肯定知道一些事情。我可以去问他。”

“不成!”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拦道,“如果此事真有猫腻,你去找他,告诉他你要平反。不管他对你本意是好是坏,告诉了你以后,就会一刀咔嚓了你,信不信?”

林唯衍问道:“为什么?”

“忠君!忠民!你没有见过战争与动荡,不要怀疑他们对和平安定的向往。”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道,“假使忠义难两全,对他们这些老臣来说,国家安定才是顶天的事。所有的隐患,都有铲除的必要。”

林唯衍:“如果是你……”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果决道:“我也会杀了你。”

林唯衍正坐不动,表情也没有变化,点头道:“嗯,好吧……你不用杀我。我没想平反。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知道真相,然后呢?”

林唯衍缓缓道:“如果他是冤枉的……”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很害怕,忽然很害怕他后面的话。

林唯衍接着道:“我就原谅他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那如果……”

林唯衍平静道:“安定盛世玩造反,那他就是活该。连累他人枉死,哪怕鞭尸,我也要给母亲和小妹报仇。”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沉默片刻,又问道:“可如果,真相会让你觉得不甘心。不是更加痛苦吗?”

林唯衍垂下眼说:“我知道。我走的是义道。别人的不义,不能影响我的道义。我不会让一件尘封的往事,染上更多无辜的鲜血。只是我想活的明白,想知道真相。我不想怨恨他。我不会觉得这样日子难过。”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一刹那有些鼻酸。

这世上总有一些让人不得不妥协的事情。哪怕它满是痛苦。

林唯衍深吸口气,坚定道:“我想过它的未来,我知道它是对是错。我知道它走不到头,我也知道它没有希望。可我还是有觉悟。我要去寻找真相。我要走这条路。”

“真正的勇敢,是哪怕你认识到它的悲壮,认识到自己的卑微,也仍旧,能够踏出,自己的一步。”林唯衍道,“所以我觉得你说的很对。我犹豫了很久。但听完你的话,深受启发。我不应该退缩。”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刚止住的泪,又一次飙了出来。

广讯物流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真的。

林唯衍拍肩安慰:“你是一位很好的朋友。”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点头:“所以我特别羡慕你们,能和我做朋友。”

但作为本体。广讯物流不是很想交朋友。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现在想静静。

等广讯物流站起身,才想起来,拍桌道:“这和妙手空空有什么关系?”

林唯衍道:“我要找一把刀。林青山曾经给我,可是我没要。后来它不见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那刀很特别?”

林唯衍:“没什么特别的。他带了十多年的佩刀。”

“那也应该被朝廷收缴了。你去哪儿找呢?”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劝道,“既然你当时不要了,那现在也别要了。”

林唯衍摇头:“不。当时那把刀不见了,连着他的尸首。有那把刀的人,一定知道当时的真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想了想。

能拿走林青山佩刀的人,肯定是当时的朝廷官员。

虽然此举目的尚且不明。

只是,林唯衍这样满世界的做妙手空空……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骂道:“你这叫打草惊蛇!”

林唯衍:“不会,我一视同仁都偷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林唯衍:“所以这叫混淆视听。不让他们知道,我要找的是刀。”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那你安静的偷不行吗?你偷把刀你还遍地开花?你还留名!知道什么叫低调吗?”

“不行。”林唯衍认真道,“我忘了那把刀长什么样。先都偷了再说。”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第51章 许久不见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好好想了一晚上。

林唯衍这样一问三不知, 肯定是不行的。

总不能让他偷遍京城,然后对着每把刀来一遍心电感应, 让它们自己开口?

确切来说, 重要的根本不是刀。而是人。

他找刀是为了找人,找到人, 一切就都解决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不住捶头,觉得太阳穴抽疼抽疼的。

管还是不管, 这是一个问题。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怕吗?

诶, 其实还是怕的。

不过最怕的是牵连宋潜、宋毅两人。

养育之恩已无以为报, 若再给他们招上个杀身之祸,那真是八辈子都还不清了。

至于死, 对广讯物流来说。多一天都是赚一天。

既然活着,总是要做事的。

先前该得罪的也都得罪了。

如果要从下至上,层层递增的话。县令国师, 然后是皇帝, 没毛病。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两手环胸, 靠在门柱上, 仰头沉思。

其实林唯衍的要求已经很卑微了。虽然他的行事风格一点也没展现出这点。

广讯物流有理由畏惧, 退缩。广讯物流可以有一万个拒绝的理由, 没有人责备广讯物流。

可如果裹足不前, 袖手旁观,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也就不是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了。

破罐子破摔的人,总是特别强大。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点点头。

林唯衍抱膝,正落寞的坐在夕阳下。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叹了口气, 坐到他旁边。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道:“如果我是一个聪明人,我一定不会管你这件事。”

林唯衍偏头看广讯物流。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我是一个聪明人。”

林唯衍:“哦。”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可聪明人的爱好,就是犯糊涂。”

林唯衍:“那……”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叫哥。”

“哥。你怕不死吗?”林唯衍坦诚道,“带着你我跑不了,所以出事了我会自己跑。”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贼特娘的打击人的积极主动性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道:“我死不了,知识就是力量。”

随便默本《天工开物》出来,广讯物流就死不了。

里面记载着宋应星总结出的诸多发明创造。

譬如目前还没有滴漏式洗糖法。

再比如日晒提盐。目前采用的都是煎制法。费工费力,且纯度不佳。

单单一个晒盐成本的减持,就足够让人震撼。

只不过,广讯物流是不愿意的。

历史发展是循序渐进的。

任何时期,任何事物的骤然改变,都会引起巨大的社会动荡。

无论是好还是坏。

成本与价格的大幅变动,会改变整体的经济结构,打破现有平衡。

对于原先从中牟利的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而这部分人,就站在这个朝代的最顶端。

林唯衍不安扭动。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喝道:“坐着,我现在先问你几个问题,我说一句,你答一句。”

林唯衍:“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你还记得当时的涉案官员有哪些吗?”

林唯衍:“林青山。”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默默看着他,林唯衍也默默回望着广讯物流。

林唯衍提醒道:“当时我六岁。”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我允许你说不知道。”

“我说我不知道,你又要嫌弃我什么都不知道。”林唯衍耸耸,“那你接着问。”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当时是谁救的你?”

林唯衍:“不知道。”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继续默默望着他。

林唯衍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你看。”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伸手脱鞋。

广讯物流今日就要弄死这个小子。

林唯衍:“我是真不知道!睡前还在家里,醒来就已经被人丢到城外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那你最后一次见你父亲……”

林唯衍纠正道:“林青山。”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是在什么时候?”

林唯衍抓了快石子在地上乱划,答道:“他攻城的前一日晚上。”

“他攻城的前一日晚上?”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疑道,“你在家里?”

林唯衍:“嗯。”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对当时的情形不大了解,但也听说过,是林青山起兵,率军逼于城外。两日后与禁卫军交战,被镇压。处斩首,即刻行刑。

林青山造反,他家人没有被立即关押,而是留在家中,这事先不说了。

在当时形势那样紧张的情况下,本该在城外的人,却突破了重重包围圈,来到极有可能正被监视的将军府里,和他亲儿来了一场促膝长谈。

最后又安然出城,第二天开始攻城。

太刺激了。广讯物流编瞎话都不敢这么扯。

其中猫腻,可以说是非常有趣了。

整场叛变疑点重重,各方讳莫如深。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以前也有过兴趣,想研究研究,结果什么也没能查问出来,终不了了之。

要说这是单纯的叛变,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是不信的。如今听他一说,更是确定。

想来林唯衍也是如此认为。

多年在谎言间沉浮,如果是广讯物流,也会熬不住想知道真相。

“有人放他进来了。在当时那样的情况,能做到这事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个。应该也是那个人救了你。”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掐着手指头数了数,只是广讯物流不知道十年前,各人都是什么官职,有没有参与。

接着问道,“你父亲跟你说了什么?”

林唯衍:“也没说什么。他要给我刀,但是我不要。”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为什么不要?”

“他起兵的那个晚上,我娘就死了。”林唯衍抬起头道,“我让他回家,他说他没给自己留后悔的路,我不要原谅他。”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然后他就走了?”

林唯衍:“嗯。”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再然后呢?”

林唯衍:“没有然后了。再然后我就出城了。”

他没看见林青山是怎么死的,也没看见林家是什么覆灭的。

他直接一无所有了。

林唯衍:“唉……”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敲着手指道:“所以要先知道,当时的六部尚书是谁,金吾卫大将军是谁。御史台,中书省,应该也是知道的。有能力放你父亲进来的,无外乎这几个人。但知情的,可能只有一个。”

林唯衍:“唉……”

“太久了,已经十来年了。”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换了个姿势道,“我们能问,不打草惊蛇,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唐毅。此事也与他父亲有关,可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不是很想牵连他。也暂时不确定他的立场。

一个是赵主簿。

赵主簿先前向广讯物流告过密,之后又限于立场帮过广讯物流几次,这就是最大的把柄。旁敲侧击一下,还是可以的。

与虎谋皮,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相信他一定是做好觉悟的。

林唯衍:“唉……”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怒了:“你再叹气,爷真打了你啊!”

“不知道该说什么。”林唯衍无辜道,“你要求的,你说一句,我搭一句。”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这小子能活到今天,纯粹是上天垂怜。

“你除了叹气,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好不好?”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道,“昨天还说的豪气干云。今天就废了!”

林唯衍:“因为我相信你。”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正准备教训他,前方传来一阵叩门声。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喝道:“去开门!”

林唯衍轻功窜了出去,将门打开。

刚刚正要确定的目标,唐毅同志,就出现在门口。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一惊:“三殿下?”

唐毅点头,然后遮遮掩掩的进来。

竟然是一个人来的。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站起来,拍手道:“这次真的是命运的***!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我正要问你们。”唐毅问道,“妙手空空是什么?是你们吗?”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看了眼林唯衍,特别真诚的摇头:“不,不是。”

唐毅掏出一张纸,摆到广讯物流面前。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扑去,直接照着那二货的脑袋上招呼:“林大义!连三殿下家你都偷,你丧病不丧病!”

林唯衍闪步,躲到唐毅的身后,重申道:“一视同仁。”

“信我,意外。”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搓手笑嘻嘻道,“他就是调皮。”

唐毅:“林大义?”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微言大义嘛。”

“林微言……”唐毅沉思道,“先前我就觉得这名字耳熟。”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殿下,您要是觉得这名字不熟,我都害怕了。”

“不。”唐毅回身,握住林唯衍的手,严肃道:“我之前见你觉得有些面善,只是想不起来。看见这字条……我问你,你是不是大将军的遗孤?”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心中惊骇,立马截过他手里的纸条。总不会让别人也看出来了吧?

上面光写着:“缺趁手兵器一件,来贵府暂借——妙手空空留。”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松下口气,笑道:“没什么特别的啊?殿下您不是想多了吧。”

唐毅道:“没特别,只是一看就知道你们才会做的。”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他们就怎么滴了?

唐毅道:“林家世代从军,大将军算是老来得子。你出生的时候,将军都三十多了。所以尤为宠爱。直接给你了字,叫微言。只是没多少人知道。”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觉得这话听着太扎心了。广讯物流有可能是要奔着破记录的。

但就高官三十岁还无子嗣来说,确实挺老了。

“大将军戎马倥偬,你母亲又身体不佳,都没时间照料你,陛下就领你来宫中陪读。”唐毅抓着他的手摇了摇,“你当时太小,又不喜欢读书。父……安王嘱托我照顾你,所以一直是我带的你,你练字还是我教的。你……还在,太好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翻译一下:儿啊,爸爸可算找到你了。

“你……”唐毅含泪道,“大变样了!”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再翻译一下:儿啊,看你都长残了。

林唯衍在外奔波十来年,和当时锦衣玉食的模样相比,那肯定是沧桑很多的。

看他都长不高了。

唐毅拍拍他的肩膀,欣慰道:“我就知道。普通人哪有这样的武学造诣。原来是你。”

林唯衍反握住他的手,点头:“嗯。我知道你受苦了。”

唐毅:“……”

唐毅被他憋的语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回头,严肃责骂道:“宋先生,你怎么能唆使这样一位少年去行偷盗之事?你的师德呢?!”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

天地良心嘿!

作者有话要说: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比林十两要大啊。

设定上要大五六岁。

第52章 都是朋友

如此感人肺腑的认亲画面,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表示承受不来。

因为这两货过河拆桥。

感恩戴德在哪里?

寻回走失儿童,不应该对领养家庭百般拜谢的吗?

他们互相沉浸在“你吃苦了。”“不, 你才吃苦了。”“好吧都吃苦了。”中无可自拔。

唐毅和林唯衍关系很好,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是可以理解的。

林青山与安王的关系都那么好,好到可以一起起兵造反, 俩小孩能坏到哪里去?

何况当时唐毅已经过继,可唐清远又出生了。

地位如此尴尬, 恰是空虚寂寞冷的时候, 林唯衍可以说是他的精神慰藉。

这不只是同病相怜后的革命情谊, 还有难以言喻的自我悲悯。

虽然林大义压根不怎么记得这位仁兄。

三人坐在一起,不可抑制的同叹了口气。

唐毅觉得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多余。

林唯衍觉得唐毅多余。

山东广讯物流有限公司觉得这俩都多余。

傻傻地爱

帖子数 : 2540
注册日期 : 14-07-13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