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你是否优秀 H-1B恐将不再是留美渠道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不论你是否优秀 H-1B恐将不再是留美渠道

帖子  天人合二 于 周五 十二月 08 2017, 05:50

  2017年11月23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署名FridaYu的文章。这篇题为《有人优秀到可以拥有H-1B签证吗?》Is Anyone Good Enough for an H-1B Visa?

  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个H-1B申请者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名叫于童。她拥有英国牛津大学法学和斯坦福大学MBA的双重学位,曾在香港大型国际律所担任律师,去年又加入斯坦福教授在硅谷的创业公司。不过,这在世人看来足够符合对“优秀”的定义的条件,在美国移民局USCIS眼里却并没有什么分量,因为她申请H-1B失败,被美国移民局要求60天内限期离境。更令人惋惜的是,在于童申请工作签证期间,她的母亲被诊断出癌症,需要做手术。作为女儿,于童本应回国在母亲身边照顾,但由于身份和签证问题,一旦离开美国很有可能无法再次回来,于童的父母坚持让女儿留在美国忙好签证。然而,最后选择放弃陪伴母亲、苦等4个月的结果,却只等来了一纸拒信…
  
  于是,在极端失望的情绪下,于童在离开美国前夕,给纽约时报写了自己的遭遇。在“故事”的最后,她写到“如果我都不能符合留美的条件,那么谁还能够呢?If I am not qualified to stay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n who is?”

  
  
  是的,于童不仅有顶尖名校的学位,还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推荐信,不过,移民局似乎并不为这样的优秀买单。
  
  于童是今年4月被移民局随机系统抽中H-1B的,在19万的申请者中,当时的于童是幸运的。因为以往的经验,申请人被抽中后,几乎就等于是可以拿到H-1B签证的批准信。但很快,律师告诉于童移民局需要她补交申请材料(Request for Further Evidence),其实这样的程序在申请H-1B的过程中也实属常见,一般来说等于多一道程序而已,并不能够对批准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但是今年9月,于童又收到了移民局要求补充材料的信函,这种情况有一点特殊,但她还是按照时间要求递交了相关材料。
  
  10月11日,本来认为H-1B获得批准是板上钉钉的于童,却收到了移民局的拒信。
  
  事实上,从今年4月开始,H-1B的申请开始发生了变化。先是移民局取消加急服务,继而是各种“坊间传闻”般的有关对H-1B申请者的审查和要求的大幅度提升,虽然提案并没有实际实行,但已经对全美的公司造成了影响,在招聘国际雇员这一项上,不少应聘的外国籍申请者遭遇了大规模的滑铁卢事件,找工作难上加难。与此同时,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同时宣布,对H-1B计划的高技能申请人增强审查措施。总统特朗普更是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机构对这一签证计划提出改革建议。
  
  
  
  美国资深移民律师刘兴透露,尽管没有具体的数字,但今年遭到移民局要求提交补充材料的人数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并且最终被拒的比例也是最高的。这里面包含了今年H-1B的申请者以及要求转换公司的H-1B持有者。
  
  刘兴律师同时讲述了另一个案例。2016年被抽中H-1B的沈女士今年想要换工作,这本来算是挺简单的事情,转换H-1B雇主的要求递交给移民局后也很快得到了移民局的回执,沈女士于是正式辞去了此前的工作,开始在新公司工作。但两个月后,沈女士和律师收到了移民局要求补充材料的信函。在律师的协助下,沈女士按照要求提交了材料。因为沈女士的新公司需要她于近期出差,所以在加急服务重新恢复后,她额外缴纳了1250美金申请加急。不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沈女士在移民局网站查询自己的处理情况时,看到移民局拒绝了自己转换工作的申请,要求回到原公司工作,不然就只能回国。由于已经辞掉了此前的工作,加上opt已经用完,沈女士必须在立即回国。
  
  这样的情况近来频繁出现在H-1B持有者和申请人的身上。总的来说,在新政--府的移民政策影响下,一方面,已经是H-1B身份的外籍劳工因为跳槽风险的增加,转而对雇主施加压力“逼”办绿卡;另一方面,准备申请H-1B的外籍人员不仅面临找工作难度的增加,也面临着更加严格的审查。
  
  尽管目前为止,很多不利于H-1B的提案都只停留在提案阶段,但这股“缩紧”的风吹得全美不少企业都纷纷关上了招聘外国雇员的大门。美国移民局今年4月17日公布,今年4月3日开放美国企业申请2018财年(2017年10月到2018年9月)的8.5万个H-1B签证,到4月7日满额停止收件,总计收到19.9万份申请,申请总数比去年收到的申请减少了3.7万份,也是3年来首次降至20万以下,政--府的政策影响可见一斑。
  
  然而,这还并不是H-1B持有者的寒冬。近期,H-1B改革法案在国会司法小组完成第一步立法工作: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JudiciaryCommittee)通过加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达雷尔伊萨(DarrellIssa)今年1月提出的《保护及增加美国人工作法案》(Protect and Grow American Jobs Act,以下简称H-1B签证法案),完成H-1B改革的第一步。如果参众两院都通过这项法案,未来依赖H-1B外国籍劳工的美国企业,将受到更严格的限制。作为留学生留美的主要途径,H-1B正在一步步的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每年,很多留学生为了H-1B和绿卡不惜自降身价,“被剥削”基本上是H-1B持有者最初几年心照不宣的写照,这种剥削一方面可能是薪资上的,一方面则是工作时间和工作强度上的。因此,从H-1B到绿卡,这条路对外国留学生来说正在变得越来越艰难,越来越不现实。
  
  
  
  大概正是因为这样,刚从纽约大学MBA毕业的苏女士尽管今年没有被抽中H-1B,却并不太担心。在OPT结束后,她选择回国等待即将办下来的临时绿卡。
  
  苏女士高中便来到美国,大学本科在华盛顿大学就读,研究生则考进了纽约大学,一路都很顺利。但是,苏女士的父母看到了女儿面对找工作的压力和阻力。尽管女儿很优秀,但要想通过H-1B留下来,也是风险很大的事。于是,苏女士的父母在一年前帮她办理了投资移民,而苏女士OPT期间工作的公司也表示,一旦绿卡办下来,将会乐意继续雇佣她。
  
  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全球人才流动和资产配置趋势论坛暨《2018全球人才流动和资产配置趋势》福布斯报告发布会上,与会的相关行业专家着重分析并聚焦当代中国高净值家庭最关心的子女海外教育和就业问题,并把问题的焦点聚集在了“身份”这个关键词上。
  
  国内移民行业领军机构外联出国的执行总裁张博,在出席福布斯报告发布会时提到,一个人的家庭生活品质及其视野和格局,某种程度上取决于他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半径,而半径的大小又往往与身份捆绑。对没有绿卡身份的留学生来说,毕业后就只能把去留的决定权交给工作签证抽签,而中国籍学生的中签率目前却只有不到十分之一,这就是为什么投资移民EB-5,在渴望获得国际化发展的美国留学生群体中会成为刚需的原因。
  
  不过,苏女士的教育和职业道路倒是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如何在美国对外国雇员不那么友好的大环境下,通过转变身份,增加就业机会,成功留美。
  
  
  
  选择美国投资移民目前是改变留美身份高效直接的方式,近年来深受大陆投资者的青睐。EB-5美国投资移民是投资者选择一个项目,投资50万美元,项目为美国创造10个就业,并且可选择全家申请绿卡或主申请人年满14周岁单独申请,项目到期后返还。对很多美国移民投资者来说,绿卡和资金安全并非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题。【中海哈德逊99号】由中国海外集团美国公司承诺“六重担保”,环顾当前美国投资移民市场,能拥有如此高保障的项目着实难觅,同时项目是移民行业领军品牌外联出国严格甄选的优质项目。
  
  
  
  如果你想深入了解项目,请拨打【中海哈德逊99号】项目国内独家代理外联出国全国热线:4000-851-851,获取第一手的资料。
  
  

天人合二

帖子数 : 1729
注册日期 : 16-07-05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